典型案例剖析選登(六)——“舊村改造”中的罪與悔?
來源:淄博廉政在線  發布時間:2019-06-19  瀏覽次數:

整治群眾身邊腐敗和作風問題典型案例剖析選登(六)


“舊村改造”中的罪與悔

  ——淄川區洪山鎮北工村原黨總支書記、村委會主任賈東生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

       賈東生,2011年至2018年歷任淄川區洪山鎮北工村村委會主任、黨總支書記等職。2018年9月14日,賈東生因違反組織紀律、廉潔紀律、群眾紀律,涉嫌貪污犯罪、職務侵占犯罪、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犯罪、挪用資金犯罪被淄川區紀委區監委開除黨籍,移送司法機關審查起訴。

       “當入黨宣誓的那一刻,我內心涌出一種神圣的使命感,心中立下誓言:一定要把村民的利益放在首位,全心全意把村里每一件事做好。”這是賈東生在懺悔書中寫下的一段話。極具諷刺意味的是,這份所謂的“神圣使命感”并沒有激勵他“全心全意”做好工作,反而被自己的私心和貪欲所掌控,完全把黨紀國法和組織的信任拋于腦后,一步步滑向犯罪的深淵。

為求上位 不擇手段

       回看賈東生的犯罪之路,跟北工村“舊村改造”工作息息相關。2011年,洪山鎮北工村舊村改造工作全面鋪開。此時,賈東生看到了背后的“機會”,動起了“歪腦筋”。

       北工村的舊村改造項目原本由一家房地產開發企業負責開發。為了贏得村民支持,以謀求當選村主任,賈東生找來另外一家房地產開發企業,通過私自調整圖紙規劃,將舊村改造置換比例由原來的1:0.7改為1:1,許諾給村民帶來更多的實惠。正是靠這種非法競爭手段,賈東生最終達到了個人目的。但是,置換比例的私自調整卻為原房地產開發項目陷入困境埋下了隱患。

       在負責北工村舊村改造工作期間,賈東生與某開發公司負責人劉某相識,并為劉某公司辦理土地手續、進行拆遷安置等提供了大量幫助。2014年,北工村“兩委”換屆,賈東生想繼續參選村委會主任。他找到劉某為其參選提供資金支持。劉某當即表示同意,并從公司賬上支出30萬元現金交給賈東生。

       2017年,賈東生再次參選村黨總支書記、村委會主任。得知這次選舉競爭激烈,劉某果斷表示繼續支持賈東生,在選舉前從公司賬戶中支出15萬元交給賈東生。選舉期間,賈東生安排幾名跟他關系親密的村委工作人員,通過給本村黨員送錢送物、請部分村民喝酒吃飯的方式拉票,在村民中造成惡劣影響。雖然他最后當選,但是他在群眾中的威信直線下降。

貪欲膨脹 大肆斂財

        “對法律的淡漠和對黨紀的敷衍,個人權力和欲望缺乏約束力,造成了自己的人生觀和價值觀的扭曲,貪心和私欲變得不可控制。”賈東生在懺悔書中寫道。

       早在2013年10月,賈東生就利用職務便利,從村集體報銷應由其本人支出的加油費、招待費等共計2.7萬元;同年11月,他借經手舊村改造項目拆遷費的便利,要求開發商將拆遷款打入其個人銀行賬戶,并挪用其中19萬元資金用于個人經營活動。

       隨著時間的推移,賈東生在生活上開始追求虛榮,變得越來越好面子、講排場,日常“開銷”不斷增長。他不再滿足于“從村里挪一點,從開發商那里要一點”,而是想盡辦法利用自己手中的權力“撈大錢”。

       2016年3月,在協助鎮政府進行征地拆遷、安置和發放補償費工作中,賈東生發現了“生財之道”。因征地需占用村民孫某的養殖場,賈東生親自跟孫某“秘密”談判,最終二人商定:給孫某兩套安置房和1萬余元補償款。然而,賈東生在上報時,私自將對孫某的補償改為“兩套安置房和20萬元補償款”。之后,賈東生以孫某補償款的名義從村委領取20萬元據為己有。

       同年6月,因某中學占地需征用陳某(非北工村村民)在北工村的工廠車間和地上附屬物,賈東生故伎重施,親自跟陳某談判,最終確定補償陳某160萬元,并允許其在北工村購買一套安置房。在陳某領取補償款時,賈東生以支付購房款為名扣下了20萬元,但他并未把錢交到村里,而是偷偷揣進了自己的腰包。

心無戒懼 任性妄為

       作為一名村書記,賈東生沒有把黨組織和群眾賦予的權力用于服務百姓,而是作為私人工具,為所欲為、驕橫跋扈,大搞家長作風,甚至在拆遷安置、舊村改造過程中,指使糾集惡勢力人員威脅恐嚇、毆打村民,暴力強拆,造成了惡劣影響。

       2018年1月,舊村改造工作中需對村民譚某的豬欄進行拆除。經協商不成,賈東生指使刑滿釋放人員李某糾集20多名社會閑散人員在譚某的豬欄處“站場子”。之后,李某經請示賈東生,組織人員強行拆除了譚某的豬欄。期間,參與強拆的人員對拆遷對象親屬進行威脅、毆打,造成多人輕微傷、輕傷。案發后賈東生召集作案人員商議對策,安排他人出面擔責,對抗公安機關調查。2018年7月,賈東生因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。

       賈東生曾懺悔道:“開始全身心想為村民做好事,把舊村改造這件事干好,經過幾年時間居然蛻變成了一個自私、愛面子、貪心的貪污犯,成了違紀違法的村干部,我無顏面對這一切,悔恨一生啊!”可是,這后悔來得太遲。

       身為基層黨員干部,本應在舊村改造發揮先鋒模范作用,帶領村民把好事辦好,然而,賈東生卻將此作為個人“上位”、“發財”的機會,無視黨紀國法,通過違規操作邀買人心,憑借職務便利肆意貪污受賄、侵占挪用,指使縱容黑惡勢力強拆,激化黨群、干群矛盾,最終墮入犯罪深淵。每名黨員干部特別是基層干部都應以此為戒,始終繃緊紀法這根弦,嚴格依規依紀依法履職,做到既干事又干凈。為解決農村干部監督管理中存在的問題,淄川區紀委監委加強“3+2”懲防機制建設,圍繞重點領域問題開展專項治理,通過重拳出擊、嚴厲懲處,持續保持高壓態勢,形成有力震懾。同時,創新建立村級“微權力”戶戶通監督平臺,進一步拓寬對村干部權力行使的監督渠道,讓農村“微權力”在陽光下規范運行。(淄川區紀委監委供稿)
上一篇:沂源縣財政局黨組書記、局長馮成德接受審查調查 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:博山區域城鎮北域城村黨支部委員、村委會主任孫紅利接受審查調查




關閉
3d和值表